武汉夜生活网_武汉桑拿_武汉夜网论坛_武汉狼盟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512|回复: 0

谁的青春没有泪

[复制链接]

14

主题

17

帖子

70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70
发表于 2019-11-8 00:10:0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人的一生总有许多追忆是难以释怀的,青春年少的记忆力如同五彩斑斓的鲜花花束,释放着素雅的芳香,我曾经提心吊胆地将他们剪修成干枝夹在《繁星诗集》里陈放很多年。是昨晚的暴风雨扰我没法缱绻,才要我不知不觉见到了这种文本,读着读着这种文本越来越不安生起來,他们活生生地将我拉返回了初中升高中那一年。
   那年的夏天,我的中考分数出来了,内心却刚开始犯了难。 普通高中和职高不知道该怎样挑选。我很想来读普通高中,由于这是通向高校唯一的桥,那就是作文我憧憬的地区。但是,普通高中和高校一共需读六年,我的家世在那时候是没法付款这巨额的培训费的。考虑到再三還是决策去读职高。就算是挑选职高,都是爸爸咬紧牙答应下来的,我方知爸爸的困难。
   九月份新学期开学的那一天,十七岁的我带着家中仅有的一千多块钱,一个人托着厚重的行李箱坐到了客运车,冲向了哪个陌生的城市。车总算停站了,把我硬包小卷的行李箱刚拿出来,几台租赁的三轮车,就蜂拥而来,一个晒得很黑的中年男性跟我说:小女孩哪儿啊?我怯怯地回应:你卫生职业学校去吗?他忙应道:“去了!你也是签到的级新生吧?”应对路人的讯问,我显得有些腼腆,他看一下我,淡淡笑道也没再好问,他将我送至学校门口,取出全部行李箱后就走了。
   这座卫生职业学校沒有想像中的高端大气,但干净整洁整洁,一切秩序井然,当看到显眼的“欢迎新生”的横幅黏贴在正门口时,内心還是萌发出一丝溫暖。服务厅里的人很少,我的行李箱散放到土里,一个人怯生生地矗立在转角,观查着大门口来来去去的人。她们与我一样都是级新生,不一样的是她们常有爸爸妈妈相随,或是是姊妹相抱,我欣羡的眼光在她们手上游移。她们的欢歌笑语,另外感柒了我的嘴巴,不由自主也跟随扬了扬。她们一前一后拥进门处,全部厅堂猛然繁华了起來。厅堂里早就设好啦好多个交费的对话框,看见她们握着大把的钱,一项一项地排长队交费领着收条,我无比羡慕嫉妒啊!这时,我的内心刚开始打着鼓来,明了解钱不足,还逞能跟爸爸妈妈说没事儿,这一下好啦,这一千块钱该交哪一项呢?我该怎么做?我又害怕上前往探听,拽着背包带的手都外渗汗来。服务厅的人很多,喧嚣噪杂的声响使我深感孤单,乃至手足无措。我傻傻的地立在那边,也不清楚是以往一个钟头,還是几小时,优秀人才慢慢地少了,忽然间我的耳朵里面捕捉了一串大数字,是住宿费用的交费对话框传出去的,我不由自主碰到一下包,内心便拥有想法:先把住宿费用交了,别的再聊。因此,我猛吸了一口气,佯装镇静地交了住宿费用,领了被套和盆,就惶恐不安地住进了寝室。
   寝室共八个人,来源于不一样的地区,由于全是年青人,迅速都聊起来了起來。我的班主任则是一个娇小玲珑的,长得很美的女教师,叫张丽。医药学尽管看中枯燥乏味,但许多物品跟静人们密切相关,因此学起來都没有那麼难。无论解剖学课的死尸骷髅头,各种人骨,還是内外科的各种各样病理学药理学,及其活物的各种各样器管,我还学得津津乐道。但是学习培训的上涨的激情,没法遮盖我心里的躁动不安,我很担心触遇到老师的目光,怕她对我们说:白XX,你永远不知道培训费沒有交吗?就是这样我满怀惶恐不安的情绪,挺过了整整的三个月。直至有一天,张丽教师气匆匆忙忙地走入课室,用嗤之以鼻的有点恼怒的眼光凝视着我时,我胆虚了,低着头害怕再去看看她,我的心跟明境一样。她喝道:“白XX, 王校长要见你,在二楼校长办公室。”
   过道里我挪着步,每走一步都感觉很重,不清楚校领导会如何提出批评我,或是是惩治我,担心与焦虑不安要我在房间门前迫不得已倒吸了一口气,然后又闭上眼静等五秒左右后,我就敢扣响房间门,听见里边传来:进去,我就提心吊胆地推开那扇门。我径自地立在校领导的办公室桌子前,害怕传出一点响声。看到王校长端坐在桌上撰写着哪些,看到我进去,便立刻收拢笔,他从桌椅上渐渐地站立起来,用诧异的目光左右揣摩着我,他严肃认真的眼光里还带著一股凉气,好像一瞬间就能将我冰霜,我连空气都害怕出。随后他刚开始发火了,高声训斥道:“你,你就是说XXX。”我害怕說話,仅仅点了点头。他猛地取下近视眼镜,恼怒下的双眼凸出的更为利害,手在不断地拍打着奢华的办公室桌子,来压抑着他心里的心烦,他一声高过一声地问责我:“你年纪轻轻,也太有想法了,那么多少钱没交,居然能瞒这么多年”。我惭愧地不高了头了,内心焦虑不安得害怕吸气。他在屋子里往返踱着步,像一只气急败坏的的小狮子,口中还嘟念着:要是年末拢账,还没有发觉这一大笔钱没上缴,你准备何时交啊?这个学员太不像话了……我的脑壳随后刚开始嗡嗡响的叫,站着那边有点头昏。他看着我闷不做声,刚开始咆哮起来,狠狠说:“想看那样吧!你,如今回家了去拿钱,假如三天以内交不上这一大笔钱,不要再来念书。”一瞬间,我像被雷击了一般,我看过看暗黄的天,很低声地说:是如今吗?他显得有些心不在焉,冷冷地说:“对,就是。”我双眼含泪,语调果断地回了一句:好!
   拉开门,我压抑感的眼泪如水灾般涌了出去,不清楚是憋屈,是愧疚,還是哪些,我泪如雨下地返回了寝室,我边整理物品边哭,下学回家的同学们都问我是怎么了,我都忍着着说:没事儿,但我得回家了一趟。他们担忧地说:“都很晚了,还下着雪,还能会有车吗?”我咬着嘴巴,抽泣地回道:来看看。
   十一月份的北方地区很冷,早已零下十几度,天上还飘着雪花,没本事的泪水在我冰凉的面颊上流荡着,急忙中忘了戴胶手套和鸭舌帽,那时候也无暇顾及哪些冷不冷的,急急忙忙地域着跑车赶赴客运站,最后還是没追上最后一班车。我很消沉,仅剩余一头班车经过我们家的县城,不清楚是坐還是不坐。想着:不坐得话今日不太可能回家;坐得话,镇上离我们家也有五里地,等车到站的那时候一定太晚,我一个人害怕走夜晚。我迟疑着,驾驶员却心不在焉地冲我叫嚷起來:“你究竟上不上啊?”一瞬间脑里闪出一个想法:不能错过,也不再回头。因此,我一个大幅便跨上了车。
   车慢慢地开过,看见天逐渐暗出来,我的内心简直五味杂陈。惦记着:爸爸妈妈顶着工作压力供我念书的诸多不容易,为了孩子的生活费用她们一个鸡蛋都不舍得吃,都攒起來留着赚钱帮我;惦记着:以便划算,我一天到晚就只吃馍馍蘸酱,或是吃二三角钱便宜的泡面,小朋友们都来取笑我;惦记着:尽管我学习培训好,但教导主任教师也不容易喜爱我;还惦记着:不久在校领导斥责我的一幕;诸多这种如同蔓藤一样交缠在一起,伤心的心态又一波地袭来,一路上我的泪如那一天的小雪花一样,挥挥洒青春洒,沒有没停……
   等车到镇上时雪早已停了,半轮月球悄悄地爬到了枝丫,县城的道路路灯,在大雪的衬托下分外光亮。我彷徨地底了车,清冷的大街上,只有若隐若现地看到一两个人到跋山涉水。我怯懦地鉴别着回家了的方位,等明确出来后,我也飞奔而去。出了镇上就没了灯光效果,我害怕停息,大步流星地急着路,手牢牢地地紧握着包带,鞋在雪天上传出“嘎嘎响”的声响,这吱吱声的声响你在暗夜里更显诡秘。由于走得太急,我迫不得已停在马路边喘喘气,正琢磨着是多少時间能进家时,忽然间看到一个阴影向我这一方位走过来。我赶忙停止呼吸,心血管刚开始不会受到操纵地狂跳着,我二步并一步地飞走起來,没想到哪个阴影离我即将到来,我心都提及了嗓子眼,我该怎么做?我该怎么做?更是担心越有受惊,阴影竟然說話了,“前面的,我想问一下,低于屯该如何走?”我害怕回头路,闭着双眼喊着:你不要问我,我也不知道。讲完就撒腿向前跑去。已过一会看到阴影并没追上来,我就反应头隐隐约约地看到他拐进了边上的岔路口,向一家闪灯的居民走着。
我安心地停住步伐,用手抚摩着胸脯,口中吐出来一口细细长长白气,汗液混着眼泪一起流了出来。暗影的冷,将我冷得直打哆嗦,再走一小会就到家,我不可以让爸爸妈妈看到我哭过,不愿让她们为我担忧。因此,用冷得一些发麻的手抹除了内眼角的泪,还搓了搓肌肉僵硬的脸。等你能圆圆看到家中的灯光效果时,我心才豁然光亮起來。
   我一进门处,爸爸妈妈都很诧异,忙问:“你如何很晚回家了?”我带著笑靥,顽皮地跟爸爸说:爸,今日校领导顾忌了,咱再不交费,就不许咱念了!爸爸缄默了一下,抚慰我讲:“没事儿,明日我要去想方法,你先用餐。”那天晚上我觉得很疲倦,仿佛只看过一眼窗前的月色,就不经意间地睡觉了。
   第二天晚上,看爸爸兴致勃勃拿着一摞钱回家。听爸爸和妈妈低声说成在XX家花贷款利息借的。当爸爸笑着把钱交到我时,觉得这钱如千斤重,那时候我心里的苦楚无言语表。交费的那时候爸爸沒有跟去,是让去医院工作的伯伯与我一起去申请办理的。也许是爸爸觉得沒有体面地衣服裤子,怕丢闺女的脸;再也许是怕校领导斥责,丢自身的颜面吧!看见交费的收条,我的眼中噙着泪珠,那类如卸重负的情绪,胜于中一次巨奖。
   能再次返程学习培训,我深感爱惜。以便更能划算,在冬季里早上拨打的馍馍,用包装袋扎牢放到被里,下午他人去打饭时,我也悄悄地拿出去,就着从家中拿回家的酸菜吃。也没有時间在意他人的目光,我满脑全是学习培训。尽管,人体因为营养缺乏症,显出柔弱,但这并不是危害我有着“一姐”的头衔。
   入校第二年,大学分了班,人们妇保班现有五十五个人,都是清一色的“娘子军”,把全部课室塞得浓浓的。我那时候很干瘦,一直坐着第二排。那一天中午体育课随意主题活动,不清楚到底是谁盛行扳起手腕子来,课室坚排四排,分别两行分成南北方两大阵营,前后左右座别有敌人,全班学生无一落下来,所有迎战,这时,欢笑声,感慨万千声,叫嚷声不断皆是,我或许也在这其中,柔弱的我竟然击败二十几位高低瘦胖的“友军”,变成南派的“第一高手”。北派第一人也选了出去。我俩面面相觑,我怯懦了,她的身型前前后后足足能装进我,她有吐司面包的脸,神似棒槌一般的胳膊,也有她瞧我那类不屑一顾的目光。但是无论如何也得咬着牙上啊!握起她肉乎乎的手,人们相互刚开始叫起劲来,保持中立的姿式,坚持不懈了前前后后足足五分钟,不分胜负,我手觉得一些发麻,大家都早已憋红了脸,可谁都不愿忍让,望着我的友军们帮我打气筒给油,我猛地一个寸劲,将她的手按在桌子,我总算获胜,一瞬间我的名声鹊起,我让所有人觉得意外事故,那时候因为我拥有得意忘形的情意。
   也有一件有趣的事也迫不得已提。我的前桌坐在一个很清秀的女孩,经常梳着一个双麻花辫,谈起话来一直温温柔柔的,姑且起名叫她“气质女人”吧!有一天早晨,我惊讶地发觉她纤纤的十指,涂了黑乎乎的甲油胶,她急不可耐地和班里的人显摆了她的作品。很的的是第一堂课是消化内科,教师教的也是“叩诊”,国字脸的女教师,用严格的眼光环顾四周了课室一周,最终锁住了我的前座,她冷冷地说:“来,那位同学们,你上教室黑板给大伙儿演试一下—叩诊的方式 。” “气质女人”显得有些不好意思,慢腾腾地站起来到在教室黑板前,低着头,迟缓地探出涂着灰黑色甲油胶的两手,给大伙儿演出着“叩诊”。假如教师那时候没问也还行,可教师偏要问了,“你这手怎么做的,手指甲都成那样了,如何没读医院门诊啊?”这一问造成班里捧腹大笑,教师觉得一些无缘无故,迷惑不解地说:“大家都笑什么?”没想到班集体最捣乱的一个男孩子出售了她,“她涂的是灰黑色甲油胶,并不是病。”从今以后,我不见她再涂上一切色调的甲油胶。
   我学的是西医方面,但中医药学也是一门课程内容,本书五百多页,基本上全得记诵,哪些五行十二经络,诊脉的四诊法,方子配制交互,還是药品配伍禁忌这些,通通要熟记。你在科毕业的考题前夜,胖老师说:“此次毕业考题,沒有实际范畴,考的內容都会书本上了。”下面的人刚开始喃喃自语。因为我害怕心存侥幸,早晨四五点钟就起來背读,夜里自习课一分钟都不奢侈浪费,有志者事竟成,毕业考题我已考满分位居榜首,同学们教师都投来赞誉的眼光,陆续之后的别的十几个考试科目,毕业考试成绩也都会九十五分左右,我就是全年度组第一名,还喜获了一等奖学金。这不但是一份荣誉,還是对爸爸妈妈的另一种方式的心怀感恩,也是切切实实处理了我好多个月的生活费用。三年后我毕业了,以我的考试成绩上专科再次学习培训或许沒有难题,教师也要我谈话内容,要我再次念书。因为我极其期盼,但由于家中缘故我又迫不得已舍弃。但后来的后来,還是自身供读完三年专科,可是和医药学不相干。
   谁的青春沒有泪和缺憾,即便有再次挑选的机遇,我仍不改初心。我很喜欢自身以前勤奋的模样,这些泪与欢歌笑语时日,在我内心始终光辉灿烂。人生道路的每一环节,必须尽可能搞好每一个环节的事儿,谁不知道“少壮不努力,老大徒伤悲。”的大道理呢!应对人生道路的每一次人生转折点,期待谨慎取舍后,一定要果断而又勤奋走完。我深信:在没多久的未来一定能见到大家脸部欣悦的微笑…。








上一篇:女人如何优雅的生活
下一篇:只道情深,奈何缘浅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